当前位置

我心目中的好老师金国平:一位航海老教师的职业情怀

金国平:一位航海老教师的职业情怀

    个人小传:金国平,毕业于上海大学。1984年至今,在我校商船学院任教,现为商船学院主推进动力装置教研室任教研室主任。曾获上海海事大学先进工作者等荣誉称号。

    忆往昔岁月,感授业解惑

    他是商船工科讲师,却有着大儒般的文雅;他冷静地思考,却是性情中人,说到动情处,也会潸然泪下。他就是“我心目中的好老师”金国平。和蔼慈祥,这是金国平老师给人的第一印象。提到入选“我心目中的好老师”,他谦虚地摆了摆手:“我真的觉得自己就是一名很普通的老师。”

    谈到教书育人,他追忆了大学时代上海大学老校长钱伟长先生。“钱校长对我的影响非常大,他曾经给我们做过许多次报告,时常告诉我们,要做一个有文化的专业人士。”金国平老师说,钱先生报告中有两个内容他至今记忆犹新。一是钱先生说起在探索知识的时候,有时会遇到一时难以跨越的坎,这时可以采取暂时绕过去的方法,不必久久守候这个坎。等到学习过后续知识,再回过头来探究,这个坎也许会很容易迈过去。钱先生还提到,有个地质工程师,发现著名的泰山摩崖石刻附近的岩石含有一些稀有金属,于是主持开采,毁坏了一些石刻。“记得钱先生评价这个工程师,是一个有知识的文盲。他以此告诫我们要成为有文化的专业人士。这是先生在对我们‘解惑’和‘传道’。先生的谆谆教诲,我至今铭记在心,这便是‘传道’的结果和力量。”

    对于教师职业,金老师有自己的理解: “传道、授业、解惑”是一个教师的职责,解惑解的不只是知识上的疑难问题,还有人生的疑惑,要培养学生们“修身、齐家、治国、平天下”的意识和能力。

    心胸怀天下,热血献讲台

   “我是六十年代生人,经历了文化大革命、粉碎‘四人帮’、恢复高考、改革开放和国家实力的迅猛崛起等重大事件。位卑不敢忘忧国,教师这个职业给了我授业的机会,也给了我适时解惑和传道的可能。我要做的是不断提升自己各方面的修养,有能力做好‘传道、授业和解惑’。”金老师说,从教30余年来,他一直在探索如何做好“传道、授业和解惑”,这是一项需要教师终身坚持的事业。

    提到学生对他的评价,金老师笑了笑:“许多学生评价我上课热情投入,这一点我是比较认同的,其他的则都是些溢美之辞了。”的确,他上课时不爱在讲台前念讲义,而是喜欢在教室里走动,时刻与学生保持互动。一两节课下来,爱出汗的他有时会累得满头大汗。学生们评价说,他会用许多浅显易懂的例子,来讲解复杂的原理,也会在课上讲出自己的许多见解。

    在教学过程中,金老师提到一件让自己难忘的事。2013年,正值上海自贸区成立,他在课堂上有所提及,当同学们表示很感兴趣时,他便拓展开来,精彩的讲解深深吸引了学生。很快晚上第三节课也已经下课,同学们还要求讲下去,他为大家强烈的求知欲望深深感动。课程结束后,有学生这样评价:“您已经将课堂升华为讲座,更或者是演讲,相信您一定有足够的知识储备才能讲得如此精彩,您已经将课堂做到最好。”“金老师的课形象生动。您的课堂正是我们所需要的,每堂课认真激情,这才是我所期望的大学老师。”

    金老师感慨道:“当我们以饱满的热情投入教学,当讲课内容学生真正感兴趣时,同学们会感受到,也会对教师的劳动给予回报。”

    眼高放远量,手低肯登攀

    “对于学生,我希望他们能够做到‘眼高手低’。志向要眼界高远,着力要脚踏实地。从高处着眼,从低处着手。”当提到对学生的寄语时,金老师这样讲道。他提到海洋文化的培育,也更多地提到了对国家教育事业、对学校教书育人的思考。金老师觉得,教书育人是一项系统性工程,一种文化氛围的建立,其实更有助于学校的发展。

    金国平老师认为,我们的基础教育比较注重知识的传授,而对学生文化的熏陶还不够。尤其工科学生,普遍缺少人文教育,即思维和价值观的教育。学生在成长阶段,会有很多疑惑,包括学业上的或对人生的疑惑,社会上各种现象也在不断影响他们。“一个只有知识没有文化的个体或群体是没有前途的,出于责任感,我会适时根据课程内容适当延伸,进行一些文化层面的讲授。”

    为师未曾忘忧国,满腔热忱献平生。心怀天下,是金老师给人最深刻的印象。在教学之余,他更多的是对国家文化的思考。他觉得一个国家的文化根基不能丢,虽然是学工科的,但他却十分热爱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。金老师认为,一个人一定要有文化修养做支撑,才能真正达到一定的高度。“能够心忧天下的学子们,便是国家的希望所在。”金老师认真地说。

    桃李满园,留得遍身芬芳;蜡炬成灰,照耀前路明亮。金国平老师说,如果再让他选择一次职业,他还会选择做教师。